联系我们

电子竞技游戏平台-LOL英雄联盟|王者荣耀直播比分_非凡电竞网

全国服务热线 :

 

公司邮箱:

 

公司地址:

电子竞技平台注册:文化专栏》小说/《七日妓典》(30-7)

来源:http://dede.com作者:张国荣 日期:2022-04-07 浏览:

漫画《严肃的交谈》.   图:日本维基百科 /邱振瑞 翻摄 在这个价值错乱的时代,每个人都需要讲述自己的故事,以获得崭新的身份,找回有意义与价值的位置。这部小说借由一个彷徨的青年作家,为了解封性爱的苦闷和对生命的探求,得到一个老政治犯的思想启迪,从此走出思想的困境,进而了解底层人物的心声,揭示存在于台湾社会内部的禁忌和荒诞面相。同时,这也是由压抑的性爱通往政治思想解放的现代喜剧。

第二章 娼妓的房间

暗黑的通道愿意作证

哥达拉斯慢慢地打开自家两道铁门,一面招呼著贺蒙特和伊谟尼斯基进来,一面扯开嗓门说道:

“哎呀,你们怎么迟到啦?我热开水都烧好了呢。”

“哥达老师,这个说来话长,我们到里面再说吧。”说著,贺蒙特回头往下看,确认那个大肚腩的男子,是否还守在那里?这是他出于本能的动作,哪怕他一时眼花,误以为楼下转角那片雨水造就出来的壁癌,在关键的时刻,会自行化为扭曲的人形,用来吓唬闯入者或异见人士。

老诗人哥达拉斯说话的口气,有点急不可待的意味,因为他们进入他的书房之后,他就要展开以他为主的诗话对谈。接下来,就是漫长的谈话。而要让谈话结束,存在著一个前提。首先,必须让他感到称心如意,要不就是他实在饿坏了,他才会在贺蒙特的催促下,跟著他们走下楼,到附近的餐馆吃饭。简单的饭局一结束,他就要到常去的富有情调的咖啡馆喝咖啡,然后掏出黄色包装的长寿香烟,像参加接力赛的跑者那样,一支一支地抽著,坚持把自己安置在吞云吐雾的世界里。

他们二人在玄关处,换上哥达拉斯递上来的室内拖鞋,这种草席内衬的拖鞋很好穿,脚底立刻感觉舒服。不过,或许不经常换洗的缘故,在暗淡的光线下,依然可以看见内衬底面的污垢,星星点点的样子,像是嵌在黄色席面上的黑芝麻。伊谟尼斯基知道,哥达拉斯应该不会注意到这个细节,因为廉价拖鞋的脏污,与他致力于建构现代诗的论述无关。所以,从结果来说,他们家的室内拖鞋自然呈现出这样的样态,似乎也不好批评。但是,比起这个平凡的日常细节,伊谟尼斯基更在意的是,他们在二、三楼阶梯转角处,意外遇见了可疑人物。哥达拉斯是否知道,其父亲支持的车轮党派出的情报眼线,就埋伏在他住家的门下?如果,哪天哥达拉斯突然心血来潮,不从小窥孔探视门外的动静,而是改以猝不及防的速度,打开他们家两道铁门,直接与那个眼线来个四目交会,那又是怎样的场面呢?依照贺蒙特曾经告诉伊谟尼斯基,哥达拉斯的性格很天真,没什么胆量,做事有时不按牌理,是个任性又脾气古怪的人。设若不是他父亲在党政军方面关系雄厚的话,在他从英国返回台湾的时候,早就被当成反动派诗人送进牢狱写诗了,哪能让他待在家里还邀请朋友喝咖啡?与凶殘的共产党人一样,车轮党在对付异己人士,从来不会心慈手软。在他们看来,星星之火足以燎原;比星火更恐怖的是,看似死灭的灰烬,因为它们哪天总会苏醒过来。

一如往常,哥达拉斯走在前头,领著贺蒙特和伊谟尼斯基前往他的书房。哥达拉斯家的饭厅在进门处右侧,餐桌上有一盏灯,从天花板垂吊而下,他的母亲经常坐那里看书,或者翻看杂志。这次,她老人家没有翻书,而是因为疲累正在打盹,餐桌上搁著一盘水果切片,可能是甜度太高,正引来一只苍蝇敛翅沾染,吃得兴味盎然。伊谟尼斯基认为,这时候,不加以驱赶的话,苍蝇就会更大胆地占领下去,直到将水果的甜度全部吸干。在走道的左侧,就是哥达拉斯家的客厅,他的父亲倚坐在沙发上,眼睛看向窗外,仿佛在追忆某个历史事件的片断,或者正在思考反共大陆的伟大事业,他的位置刚好背对著贺蒙特和伊谟尼斯基,而因免除问候的程序;哥达拉斯家的独生子威廉,比一般同龄的孩子乖巧懂事,他总是安静地坐在地上,神情极为专注地堆著积木,犹如在建构自己的新世界。只有,当贺蒙特主动向威廉打招呼的时候,他才会抬起头来,轻声地说,“叔叔,好”。话毕,他又恢复原来的动作,回到自己的世界里,与沉默进行最深刻的交流。

伊谟尼斯基是个恋书成癖的人。哥达拉斯和贺蒙特已经走进书房里,他仍旧站在走道上,注视著书墙上的套书和中国古典文学全集。看到入迷的时候,他忍不住取出书来,仔细翻看著,像餐桌上那只苍蝇一样,一副要把书籍内的菁华甜汁,全部吸尽似的。这个立著翻书动作,持续了三分钟左右,哥达拉斯按捺不住走了出来,对著伊谟尼斯基说:

“伊谟尼斯基,别在站在那里看书了,到书房来里吧。我跟贺蒙特都吸掉两支香烟了,你怎么还不进来?”

自由需要跨越多少距离?

哥达拉斯这么一催促,伊谟尼基斯自然不好意思,没有理性的基础支撑,继续杵在那里,不论是翻书求进步,或者探索这间老公寓的格局。最终,他只能进入书房,加入聊谈的新天地里。

“伊谟尼斯基,我给你冲一杯乌龙茶喔,你先跟贺蒙特聊聊天,我去厨房冲茶,马上就来。”

说著,哥达拉斯就消失在书房的门后,向左侧拐弯,朝厨房走去。哥达拉斯的书房与通道上的书墙,共享著一道墙壁。换句话说,墙壁的两侧,都倚立著众多的书籍,两边的空间不大,却给人坐拥书城的自豪感。也许,哥达拉斯原本就有这种想法,而伊谟尼斯基更是这样解读的。

没多久,哥达拉斯回来了。他手上端著两个马克杯,杯内正冒著淡淡的青烟,他把热茶搁在固定的位置上。伊谟尼斯基习惯坐在哥达拉斯的书桌旁边,贺蒙特则坐在书房内单人床铺上,由于那个位置不便饮茶,哥达拉斯在他面前摆了一个小茶几,那杯快速冲泡的热茶摆在上面。

“哥达老师,我们刚上来的时候,与一个可疑的人物撞个正著。对方有点狼狈,我们也吓了一跳。你知道吗?”贺蒙特说道。

“嗯,我知道。这种怪事已经好多次了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?该不会是我们在电话中要找你,他们截获这个信息,觉得我们可能在搞奇怪的事,立刻派人来盯梢了?”

“我想,应该是这样没错。”哥达拉斯坐在书桌的旋转椅上,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,深深地吐了出来。在当下,这股轻烟像一团获得了新生命的晨雾,朝向伊谟尼斯基的面前直奔而来。伊谟尼斯基稍为闭上眼睛,以免因刺激而掉下眼泪。他低头看著自己的热茶,杯内的乌龙茶叶片,已经逐渐舒展开来,青翠欲滴的样子,从原来淡淡的水色,变成温润的淡青色,这正是最好喝的时候。再浸泡下去,茶汤就会变得浓密和苦涩。

“你有什么情报管道吗?”

“是皮浪告诉我的。”

“皮浪是谁?”(未完待续)

作者:()

作家、翻译家,日本文学评论家,著有《日晷之南:日本文化思想掠影》、《日影之舞:日本现代文学散论》、《我的书乡神保町》1-10卷(明目文化即出);小说集《菩萨有难》、《来信》;诗集《抒情的彼方》、《忧伤似海》、《变奏的开端》《迎向时间的咏叹》等。译作丰富多姿,译有川端康成、三岛由纪夫、松本清张、山崎丰子、宫本辉等小说。

文化专栏》小说/《七日妓典》(30-7)

本文由:电子竞技平台 提供

关键字: 电子竞技游戏平台-LOL英雄联盟|王者荣耀直播比分_非凡电竞网

0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